念珠珠, 猪蹄手工创始人。

念珠珠个站
http://palebluemist.com
念珠珠的微博:
http://weibo.com/palebluemist
念珠珠的豆瓣:
https://www.douban.com/people/palebluemist/

---
猪蹄手工地址:
http://zootee.taobao.com
猪蹄手工微博:
http://weibo.com/zootee

一觉睡醒,橘子一脸懵逼地发现我们堆木材的房间里多出来一窝狗。

狗崽子的妈妈们是经常在附近流浪的一条罹患肿瘤的狗。她前肢上有个肿瘤。

肖阿姨说,啊,那狗前阵子在坡下产了崽子,这会儿全一个一个衔到你这里来了啊。

橘子忙活了半天,把几个狗崽子装进了笼子里。狗崽子的妈妈过来看了一眼,发现崽子们吃得还蛮好,甩了甩尾巴扭头走了。

肖阿姨说帮我们问问有没有人要养,她说也可以把狗儿带到汽车站调度中心去。那里人多,阿姨说,狗子被人领养的可能性更大些。


今天中午,刀锋和圳圳君去遛狗。

因为狗太多,所以他们决定分两批遛,英俊的二哈擎天柱不幸被分配到了第二批。

当他看见刀锋和圳圳君牵着威震天,小狗还带着小胖出发了的时候,他气得张牙舞爪,随后就开始像一艘要下海的轮船那样嚎~~~~~~~~~嚎~~~~~~~~~~和嚎~~~~~~~

整个林子都回荡着二哈销魂的嚎叫……果然不负鬼哭狼嚎的虚名啊。

他就这样足足嚎了半小时,等第一批狗遛回来了,刀锋君给二哈系绳子时,二哈顿时就变成了一个安静的美男子。

随后他享受了豪华的一狗独遛待遇,幸福得简直上了天。

家里。

老爸老妈不愿意自己剥螃蟹吃,他们觉得扎手又扎嘴嫌麻烦。于是,橘子说把螃蟹做成秃黄油给他们吃。

我说好啊。

然后他在桌上孜孜不倦地剥蒸好的螃蟹,我跟着在一边支离破碎地剥螃蟹,剥到后面,剥不出肉的地方就开始上嘴啃。

他扭头看我,我立马就不啃了。他一回头继续剥蟹,我又继续上嘴啃。

他再度回头看我,见我又要住嘴不啃了,他没忍住,扑哧一声笑起来,说:“哎呀,小猪,你继续吃嘛,不要不好意思!”

你,你说的哦!

于是我接下来便大张旗鼓地咔咔啃起了螃蟹。[允悲]


空山素记:

阔叶十大功劳。

舌尖咏叹调:

水豆豉蒸排骨。

一般来说,把水豆豉、姜末、生抽和排骨一起拌匀,蒸2个小时就好了。

2个小时蒸下来,排骨会比较软,比较入味。

橘子热爱脆骨,所以我把带软骨的排骨都专门留给他了。有泡椒的话,还可以切点泡椒圈撒进去和排骨一起蒸,更有滋味。

他高高兴兴地吃完后,突然说:“啊,小猪,午饭把排骨都吃完了,你不要桑心哦!”

“……我为什么要桑心?”我问。

“因为晚上就没有排骨了嘛!”他说,“你有时候不是不高兴晚上做菜吗?”他小心翼翼地瞄着我。

我噗呲一声笑了,说晚上吃蛋炒饭,不烧菜了。橘子于是松一口气,安安心心地去洗碗了。


“你觉得这个包我背怎么样?”我发了张图给橘子。

橘子看着图上巨大的骷髅包陷入了艰难的沉默,随后他措辞委婉地劝我:“你看,你一般来说比图上那个人个子小一点,你背这个包,有那么一点太大了……这包看上去有你一半那么大了……”

好的,我个子矮,服不住这包。

事后,我问橘子是不是我选的包太二了。他笑眯眯地说,“偶尔会有点二,不过没事,你实在喜欢就买回来背好了~~”

推开窗的时候,一丛茂密得让人心惊的落葵薯(大约是叫这个名字)挤满了窗,差点扑人一脸,冰凉的雨水随着枝条撒了我一头。

“卧槽啊!”

我手忙脚乱地把这藤蔓植物拨出窗口去,同时心中充满了疑惑。“明明昨天窗前没有这么繁盛的植物?今天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大一丛呢?难道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对?”

橘子站在我身后打量那开满了细密花串的植物,突然悟了:“小猪,这些藤蔓是突然开花了,然后变沉了,喏,你看!”他指着窗前的覆盆子灌木丛,“它们把覆盆子的枝条压塌下来了,所以挤挤挨挨塞了一窗户。”

原来如此。

这藤蔓花串的配色还满小清新的,也没有令人头昏脑胀的香气,所以就搁置在窗口了。

唯一对落葵薯有意见的大约是

我的小琴

ZOOTEE:猪蹄手工:

我有把拇指琴,今天有人问卡林巴挂哪种穗子好看?

于是,我用印章流苏挂了一下,很是可爱呢~

地址

1 / 34

© 念珠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